痛心疾首談人權           
English
          
衡量南非人和台灣人的存在價值     

        
外交使節於邦交國家遭受挾持迫害甚而壯烈犧牲,對國
家而言,是非常值得欽佩的。 在國際間,時而發生,

而受難者皆受國葬之最崇高敬意, 家屬亦獲最優之撫恤,正所 謂殺生成仁,捨身取義。

如果說: 一批訓練有素的特警人 員, 隔著牆壁,以熱感應透視鏡,得知綁匪之所在位置,

而趁其與媒體通話之時, 切斷室內電源,在同一時間,破門穿牆而入, 利用夜視鏡和紅外線,

當場格斃匪徒,即使 人質壯烈犧牲, 亦得以慰藉遭其強暴姦殺之無辜的中華民國婦女同胞的在天之靈。

  

 一個民主進步的國家,是應該很尊重人權的,但是對於 沒有人性的兇手, 一眛的談判、妥協、

甚而為其妻子、親 友等來辯護, 無疑的是對那些慘遭其毒手的婦女同胞莫大 的侮辱,

再多的狡辯推卸之詞,都難以熄滅中華民國婦女 同胞的怒火。

               
一個為了發洩自己的生理慾望,而姦殺無數的無辜婦女 , 當受害者被強暴時,無助的撕喊、掙扎、

而施暴者可以 異於常人的更加興奮, 愈加勃起,置她們生死於不顧,只 為滿足自己而得到快感,

這些慘無人道的暴行,是否被淡 化了? 為了營救南非人質而把這一切罪行抹滅?

而和這畜 牲妥協、談判、使得司法尊嚴,消弭於一夕之間, 全國同 胞,

眼睜睜的看著陳進興在鎂光燈閃爍和高官們的簇擁之下, 幾近英雄式的勝利走了出來,

高官門趨前與他握手 ( 血淋淋的手 ),而同一時間, 多少受害人的家屬,流下了 痛苦、憤怒、無奈、絕望的眼淚。

        
       
我想: 政府的責任何在 ?人民的尊嚴何在?為了保護南非人, 而踐踏了全國婦女同胞。

宗教的本質是正面的,善良而具啟發性,受過宗教教義 的洗禮也確實能讓人在心靈的層面上,

有如沐春風的感覺 ,或許更不止於此。 但是宗教如果被政客拿來當做跳板,而自抬身價,  
      
甚而踩著婦女同胞的鮮血來凸顯自己,是極 為不智的事, 對這麼多慘遭陳進興姦殺,

凌虐至死的無辜 婦女同胞和她們的家屬,亦是極為殘酷和無情的。

           
像陳進興這樣的犯罪心理和殺人模式,如此禽獸不如之 行為是否會因潛在的去氧核糖核酸俗稱的 DNA遺傳基因

        
禍延子孫?在遺傳工程學和臨床的病例上是肯定的。 如果以婦人之仁或假借任何宗教名義,  
      
或以慈悲為懷等宗教術 語, 而助其家屬脫罪,那麼對被害人是非常殘忍的,甚至她們死都不能瞑目,
     
就像方保芳診所的護士的母親,白曉 燕的母親, 所有被強暴者的母親,她們的痛苦,誰能感同身受?

難道說,她們的兒女不是人?

           
我一直想問某些人,甚而自己,如果今天自己的妻子兒 女被陳進興凌虐、強暴、而慘死,試問, 會做何感想?

果說這是為了顧全大局而故意妥協, 我想知道,在這塊土 地上, 南非人的生命比我們的婦女同胞更重要嗎?
     
為了國 際形象就能犧牲我們的尊嚴嗎? 為了政治外交、財團利益 、而犧牲了本來就不是很公正的司法,

當這一切以人質為 最高考量時,母親的心,碎了。 而錯誤的示範,徒增內心的怨恨....................

                       


回目錄